+ 政府奖学金
+ 学校奖学金
+ 李嘉诚基金会学生奖学金项目
+ 企业及个人捐助奖学金
+ 其他社会团体及个人捐助奖学助学金
+ 对外交流奖学金项目和交换生计划
 
 
 
 
+ 汕头大学 > 奖学金专题 >
现实的造梦者
我不会忘记——2013628日。
那天特别热,一张得来不易的记者证让我能够进入毕业典礼现场。我踮着脚尖,在各种“长枪短炮”中奋力地按下快门。然后在晕黄的灯光下,快速整理李嘉诚先生的演讲稿发送给读者。
也许,你们这一代,面对最大的挑战,是社会不平等的恶化,
 只有怨愤而欠缺思维,只会令你更软弱,更惶恐,是你付出更大的代价和承受更大痛苦。我要把愤怒转为对自己更高的要求,和更专注解决问题的动力。只有面对现实的人才能征服现实,只有更加勤奋,更具观察力和韧力的人,才可改变困境,创造机会和缔造希望。”
李先生在台上演讲着,我在下面迅速记录,当时的我只是把这当成是一次报道任务。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两段话竟然会贯穿我接下来的大学三年,时刻警醒着我,要在现实中造梦。
作为一名新闻学院的学生,大学四年,我都觉得自己是在与社会的不平等挑战。突发死亡利益公平自由,这些词不仅仅出现在老师的PPT上,我们的每一次报道都在感受着,困惑着,愤怒着,甚至无力着。
在上海《新闻晨报》实习时,报道福喜污染事件,麦当劳等商家使用过期肉类食品,在这里,我看到了在利益面前,商家可将公众健康抛之不顾;七夕节那天,本来打算做相亲报道,然而昆山爆炸,导致75条人命丧失,在这里,我发现人命是那么的卑微;在北京实习,天津爆炸,我作为社交媒体实习生,负责将最新的伤亡人数发上微博,可是,我的更新速度远远比不上死亡人数的更新速度,在这里,我感觉“安全感”一词,对于公众而言是那么的奢侈。
当这些事件发生时,说实话,我没有办法无动于衷,悲伤和愤怒会第一时间涌来,但是,作为新闻工作者,任何情绪无益于报道。这时,我会想起当年我参加的毕业典礼,李先生的演讲词“要把愤怒转为对自己更高的要求,和更专注解决问题的动力”。这句话会提醒着我,先放下情绪,做出自己的最大努力。
于是,当福喜事件发生,我在凌晨12点时跑到麦当劳去质问公关了解最新进展,38度高温,我跑到工厂附近,伪装成福喜员工,获得事实报道;当昆山爆炸时,在上千分资料中,我找到了工厂曾被环评不及格的证据,全国独家揭露;当天津爆炸时,我无法去当地采访,我采访了从天津现场回来的汕大校友记者,通过他们表达对新闻行业的敬意。在加拿大交换时,我关注当地移民情况,做毕业作品时,我将视线集中于社会对性少数群体的误解和歧视。
也许有的人会说,在中国,灾难死亡每天都在发生,你做这些微不足道,又有什么意义。我想,我会这样回应,对于我报道的当事人,一定会有意义。对于我自己,我在面对现实,在努力而不是逃避,这就是意义。
正是因为中国正在转型期,“灾难”“危机”每天上演。而又因为在汕大新闻学院,我受到人文、社会平等的教育,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意义的人,所以我选择了到爱丁堡大学进修“社会学与全球变化”的专业,并希望自己能够更深刻地研究“危机”发生的原因,甚至能够探清规律,预防危机的发生,从而减少“灾难”与“死亡”。
所谓大学四年,就是造梦的年纪。而让社会更加公正平等,就是我大学四年所做的梦。
但梦想需要现实给予支撑。非常有幸的是,能够获得汕头大学给予的境外进修奖学金,大大减轻了家庭压力,让我在梦想的的道路上,走得更加顺利和有底气。
2013年毕业典礼演讲结束时,李先生说:“你一生谨守正知、正行、正念,路漫漫其修远,你对社会永远的关怀和参与,这一份坚持,就是解决不公平问题的最实际方案。”
我会谨记此话,感谢汕大,让我的梦想照进现实,我会做现实的造梦者,对社会的关怀与参与,我——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