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受助学生感言


雷媛 08新闻 2013年汕头大学境外进修资助计划获奖者

我与汕大的老师们

获得境外资助计划奖,我心头有千万言,却不知从何说起。恰逢今日收到一位老师的邮件,说是要请我和另一个同学吃饭聊天,也希望了解我们两个准毕业生对专业课程改革的看法。老师的邮件给我带来了灵感,那就谈谈我和汕大的老师们吧。

汕头大学是特立独行的,从她的出生就略见一斑,李嘉诚基金会的常年资助使汕大得以最大限度自由地发展,她的学生们也受益于全人教育。自我入校以来,英语提升计划使我的英语从羞于开口提升至能交流自如;宽松的转专业政策使我可以转入心仪的新闻学院学习;学校和学院提供的各种境外交流活动使我获得去香港中文大学参加国际暑期学校和赴印度进行境外采访的机会。当然,我最感激的还是汕大的老师们。回想这四年,有三位老师对我的影响颇深。

第一位是英语专业的朱望老师,朱老师去年获得李嘉诚基金会卓越教学奖,这真是实至名归。我在英专的那一年,每次上朱老师课前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课上表现不好,令对自己期待甚高的老师失望。做了这么多年的学生,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朱老师评论我读英语时一平如水的音调:“你这是在读讣告啊”,如果不是朱老师一针见血的评论,不知何时我才能将错误的英语语调纠正过来。朱老师的严格要求也为我的英语发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然,不仅在课业上老师非常负责任,对学生的个人发展老师也是如同家长般尽心。大一下学期初,得知我打算转专业后,朱老师两次在课堂上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转专业,言辞颇为严厉。尽管有些委屈,但我知道老师是关心我才会这样做。

第二位是新闻学院的樊林君老师,我上了一年樊老师的英语新闻报道课。大三是新闻学院学生最忙的一年,我在大三时修了15门专业课,樊老师的两门课则是作业最多、压力最大的。老师对我们的期望很高,每次拿到作业反馈看到密密麻麻的批注时我都很感动。印象最深的还是跨国采访作业,樊老师要求我们在两周内联系几个素不相识的外国人,完成采访并交稿。我的两次跨国采访主题分别是占领华尔街和美国对台军售,前一个还好,参与者甚广,且事件本身涉及民众的利益,找到采访者并非特别难;对台军售却是冷门话题,采访中美两国专家对此的看法就更困难了。发出邮件一天内,我就收到了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的采访回复。但是采访美国专家就难了,我给十几位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发了邮件,经过漫长地等待后,只收到两封回信,一封表示对我爱莫能助,对台军售并非她的研究专长;另一位的回复却是在截止日期后,我不想浪费这来之不易的采访素材,就将采访对象的回复又加入文章,再给樊老师发了一次作业。我在做这两次作业的四周倍感煎熬:一边要赶其他课程的作业,一边还要大量寻找采访对象,并在深夜里和他们聊天,慢慢地再转入话题。一天内刷无数次邮箱,睡觉前想着采访对象会不会回复,早上一睁开眼又想着如果还不回复要怎么办。当时,我觉得樊老师的要求太严,有些不近人情。现在想起来,若非有如此严师,我又怎会收获这么多的知识呢?樊老师的为人也令我佩服不已。她毕业于名校,曾供职于央视等媒体,完全有能力在大城市找到一个高薪的工作,但她在年轻时就甘于把精力奉献给清贫讲台,还匿名捐助贫困学生。我有幸成为她的学生,被她感染,实在是万分幸运。

第三位则是新闻学院的倪青青老师。虽然与倪老师相处时间还不太长,但我深深地被老师的魅力折服。带领报道团在印度采访时,她总能最先想到易被忽视的细节。一路上,她想出各种妙招不遗余力地宣传汕头大学。倪老师是个做事有魄力的完美主义者,跟随这种老师学习做事,连我这个本来就是完美主义者的人都会感到压力。与其他老师不同的是,倪老师会直接地指出我的缺点,不论是课业上还是为人处事。她对我毫不保留地表扬或批评都让我十分感动。有一次,她对一件事情太过失望以至于在课上激动地哽咽了。倪老师视生如子,把学生的发展当作是自己的事,所以才会这样地情绪失控。

当然,我也多多受益于汕大的其他老师们,比如新闻学院的Peter Arnett和Peter Herford老师,白净老师和范院长;英文语言中心的Stella,Gaelle和Myra;国际研究中心的Paul,Felix和James等。这些老师们让我收获了充实的大学时光,他们的悉心指导和关爱帮助我收获到三份美国研究生项目的录取通知书。我深深地感谢他们,感谢汕大!